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

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

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

6月22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 《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 》(以下简称《意见二》)。

《意见二》,共17篇文章。在《意见一》的基础上,对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及涉及手机卡、信用卡的相关犯罪提出了更加具体的适用法律,规定了司法实践中存在的新的突出问题。

《意见二》明确了非法买卖手机卡、信用卡“两卡”犯罪行为适用的具体法律标准,助力应对信息网络犯罪犯罪。003010规定,任何人买卖或出租信用卡、银行账户、他人手机卡、流量卡等。对于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可以视为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规定的“帮助”。

《意见二》还规定,行为人明知他人正在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购买、出售或者出租信用卡、银行账户、非银行支付账户等支付结算辅助工具,数量达到5个以上,或者购买、出售或者出租他人手机卡、流量卡等通讯工具,数量达到20个以上,以帮助追究信息网络犯罪的刑事责任。

《意见二》完善了电信网络诈骗及相关刑事案件的管辖。目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持续呈现连锁化、产业化趋势。为适应新形势的发展需要,《意见二》将把手机卡、信用卡的开、卖、转、藏场所,微信、QQ等即时消息的发送、到达场所,以及“猫池”等网络硬件设备的流通场所纳入辖区,继续坚持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和上下游。

以下是《意见二》的全文

法发〔2021〕22号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

为进一步依法严惩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全面打击上下游相关犯罪,根据《意见二》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等法律及相关司法解释,针对司法实践中新出现的突出问题,结合实际工作,制定本意见。

1.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除《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犯罪地点和结果地点外,还包括:

(一)用于犯罪活动的手机卡、交通卡、物联网卡被打开、出售、转移、隐藏的场所;

(二)用于犯罪活动的信用卡被开立、出售、转让、隐匿、使用的地点,交易对方交付、汇出资金的地点;

(三)用于犯罪活动的银行账户、开立、出售、使用非银行支付账户的场所、交易对方交付、汇出资金的场所;

(四)用于犯罪活动的即时通讯信息、广告信息的发送、接收、到达地点;

(五)用于犯罪活动的“调制解调器池”、设备、包等硬件设备的销售地、入网地、藏匿地;

(六)用于犯罪活动的互联网账户的销售地点和登录方式。

二是为电信网络诈骗提供工具、技术支持等协助,以及掩盖、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利润,形成多层次犯罪链条,或者利用同一网站、通讯群、资金账户、犯罪窝点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的,应当认定多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施的犯罪具有关联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可以在职责范围内共同办理。

3.有证据证明行为人参与境外诈骗犯罪集团或团伙,在境外对境内居民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诈骗金额难以核实。但是,出境到境外诈骗犯罪窝点30日以上或者一年内多次出境到境外诈骗犯罪窝点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以诈骗罪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除非有证据表明他已经离开这个国家

4.无正当理由持有他人单位结算卡属于刑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

5.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具有信息发布、即时通讯、支付结算等功能的互联网账户密码和个人生物识别信息。符合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的,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追究刑事责任。

上述分批次的互联网账户密码和个人生物识别信息数量,除有证据证明信息不真实或存在重复外,直接按查获数量确定。

6.在网上注册手机卡、信用卡、银行账户、非银行支付账户时,以通过网上认证为目的,使用他人身份证件信息、替换他人身份证件照片的,属于伪造身份证件行为,符合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三款规定的,以伪造身份证件罪追究刑事责任。

使用伪造、变造的身份证件或者挪用他人身份证件办理手机卡、信用卡、银行账户和非银行支付账户的,符合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一款规定的,以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罪、盗用身份证件罪追究刑事责任。

有上述两种行为,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从重处罚的规定定罪处罚。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

七、对于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并实施下列行为的,可以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规定的“帮助”行为:

(一)买卖或者出租信用卡、银行账户、非银行支付账户、具有支付结算功能的互联网账户密码、在线支付接口、网银数字证书;

(二)买卖或者出租他人手机卡、交通卡、物联网卡的。

8.认定《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规定的行为人知道他人正在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的,应当根据行为人购买、出售、出租的信用卡、银行账户、非银行支付账户、具有支付结算功能的互联网账户密码、在线支付接口、网银数字证书,或者他人的手机卡、流量卡、物联网卡等的数量、次数、次数确定。结合行为人的认知能力、过往经历、交易伙伴、与实施信息网络犯罪的行为人的关系、提供技术支持或者协助的时间和方式、获利情况以及行为人的供述等主客观因素进行综合认定。

多行集中公告限制使用经营性贷款。

2021年以来,银行对贷款资金流向的监控力度不断加大,无论是信用卡还是个人商贷都不能幸免。6月21日,华夏银行发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号公告称,客户在该行办理的业务贷款资金应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和贷款合同约定的用途使用,只能用于合法的经营活动,不得非法流入该房屋。

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

买卖、出租公司银行结算账户、非银行支付机构支付账户,或者非法开立、买卖、出租他人手机卡、信用卡、银行账户、非银行支付账户等。电信、银行、在线支付等行业的员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或者提供服务,可以认定为《关于我行经营用途贷款资金用途限定的公告》第十一条第(七)项规定的“足以认定行为人明知的其他情形”。除非有相反的证据。

九、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而为其犯罪提供下列协助之一的,可以认定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

(一)买卖或者出租五张以上信用卡、银行账户、非银行支付账户、具有支付结算功能的互联网账户密码、网上支付人员

十、电商平台预付卡、虚拟货币、手机预付卡、游戏卡、游戏设备等经销商,在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过程中,被明确告知其交易伙伴涉嫌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且仍与其继续交易的,符合《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的规定,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的刑事责任得到追究。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从重处罚的规定定罪处罚。

十一、明知是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以下列方式之一转移货币、现金、现金的,符合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对隐瞒、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除非有证据表明你真的不知道。

(一)多次使用多个非身份证件开通的收款码和网上支付接口,帮助他人转账、套现或取现的;

(2)通过电商平台预付卡、虚拟货币、手机预付卡、游戏点卡、游戏设备等转换财产并套现。价格明显不同于市场;

(三)协助转换或者转让财产,收取明显高于市场的“手续费”。

犯上述行为,事先共谋的,以共同犯罪论处;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从重处罚的规定定罪处罚。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

十二.为他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提供技术支持、广告推广、支付结算协助,或者包庇、转移、代购、代售,或者以其他手段隐瞒、隐瞒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及其产生的收入,可以认定为诈骗犯罪,但对诈骗行为人尚未到案的,可以先依法追究已经到案的上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13.办案地公安机关可以调取刑事案件受理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被害人陈述等证据材料。由公安机关通过公安机关信息系统在其他地方依法制作、收集。侦查人员不得少于两名,并记录检索时间、使用的信息系统名称等相关信息,由检索人签名加盖办案地公安机关印章。如果核实属实,可以作为证据。

14.对于通过国际(地区)警务合作收集或者境外警方移交的境外证据材料,境外警方因客观情况不能提供相关证据的发现、收集、保管、移送等材料的,公安机关应当对上述证据材料的来源、移送过程、种类、数量、特征等作出书面说明,并由两名以上侦查人员签名,加盖公安机关印章。经审查能够证明案件事实的,可以作为证据。

15.被境外司法机关逮捕、拘留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在境内受审的,在境外的拘留期限可以从刑期中扣除。

十六、对于电信网络诈骗案件,要全面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过程中,要全面收集证据,准确认定共同犯罪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等级地位和作用,区别对待,宽严相济,科学量刑,确保其受到应有的惩罚。

利用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集团、组织者、策划者、指挥者、犯罪团伙骨干分子,利用未成年人、在校学生、老年人、残疾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的,依法从严惩处。

对于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集团和团伙中的同谋者,特别是那些参与时间相对较短、f

17.涉案账户中被扣押的资金应当优先返还被害人。不足以全额返还的,应当按比例返还。

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2021年6月17日

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

原创文章,作者:老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ifang.com/04/3043.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月6日 上午7:19
下一篇 2022年1月7日 下午12:31

相关推荐